安徽宝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uniswap

安徽宝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行業新聞uniswap

uniswap

作者:日期:2017-04-14閱讀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提堅決打好“藍天保衛戰”,這表明了國家治理環境污染的決心,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來大家外出不用再經常戴口罩。
 
  機動車尾氣是造成霧霾天氣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檢測機構有必要加強機動車尾氣檢測,确保行駛車輛的尾氣排放在限值之内。然而,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卻屢見不鮮,最近,天津市西青區潤華機動車檢測站、南京七星機動車檢測有限公司、連雲港中航機動車檢測中心、連雲港東奇機動車檢測中心均被爆出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在《中國汽車報》記者實地走訪的過程中發現,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不僅普遍,且造假手段五花八門,可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五花八門的檢測造假術
 
  坐标:北京。3月31日,記者來到北京盛華機動車檢測場。在環保業務大廳,記者遇到了北京一家物流公司車輛管理負責人馮軍(化名),他告訴記者,2015年他買的一輛東風小康C37沒有通過今年的尾氣檢測,恰巧,他碰到一位機動車尾氣檢測的黃牛,給了黃牛500元後順利通過檢測。馮軍告訴記者,黃牛把他的車從南六環開到順義區檢測,上午開走,下午就回來了。
 
  坐标:河北。記者在河北廊坊一家檢測場遇到一位捷達車主前來檢測,該車已經行駛約15萬公裡,檢測結果顯示超标,車主在附近找了一位黃牛,給了他100元,黃牛再開過去就順利通過檢測了,然而,并沒有對車輛進行任何維修。
 
  坐标:南京。記者在南京搭乘出租車,詢問司機他的車能通否過尾氣檢測,司機直言過不了,但隻要找黃牛或者給檢測員送5包香煙就能通過。
 
  尾氣檢測造假已經形成産業鍊,黃牛起着串聯作用。不過,更讓記者驚訝的是,與這一系列造假案例相關聯的是五花八門的造假術。
 
  記者在南京采訪了曾經的黃牛阿輝(化名),他在這個行業浸染了十幾年,深知其中的奧秘。他告訴記者,尾氣檢測造假分為車輛造假和檢測線造假,針對柴油車和汽油車的檢測要求有不同的造假方法。
 
  以下為阿輝向記者介紹的車輛造假的九種方法。
 
  第一種方法:在尾氣管中塞入塗覆三元催化劑的鋼絲球。三元催化器失效或者老化是大多數尾氣檢測不合格車輛的主要原因,在檢測過程中用塗覆三元催化劑的鋼絲球臨時替代三元催化器可順利通過檢測,檢測之後再把鋼絲球取出來。
 
  第二種方法:在尾氣管上打孔,讓機動車尾氣在打孔處洩漏出去。打孔後尾氣管中的污染物濃度會下降,尾氣檢測探頭得不到真實的排放數據,從而确保超标機動車檢測合格。
 
  第三種方法:往排氣管中灌氧氣。氧氣與高溫尾氣混合,既降低尾氣管中的污染物濃度,也會氧化尾氣中一氧化碳(CO)、氮氧化物(NOx)等有害氣體,使得超标車輛檢測合格。
 
  第四種方法:租用三元催化器替換不合格車輛應付檢測,檢測之後再歸還。這種方法有一定局限性,一般街邊維修店儲備常用車型的三元催化器,但我國已有1萬多種車型,小衆車型難以找到合适的三元催化器。
 
  第五種方法:為了讓發動機達到最優工況,火花塞的點火時間與噴油量都有嚴格要求。造假者通過更換不合格車輛的火花塞,可以改變點火時間,更換噴油嘴減少噴油量,減少缸内排出的尾氣以應付檢測。這種做法會損害發動機的“健康”,在車輛今後的運行中,尾氣中污染物将迅速升高。
 
  第六種方法:造假者對不合格機動車添加辛烷值增進劑,從而提高燃燒溫度,尾氣中部分一氧化碳(CO)、氮氧化物(NOx)等有害氣體被高溫氧化,從而降低尾氣中污染物濃度。
 
  第七種方法:有些不合格車輛還剩一點油時,往油箱中大量添加乙醇,提高燃燒效能同時改變尾氣成份,而檢測線針對燃油車設定檢測項目與參數,如此超标車輛可順利通過檢測。
 
  第八種方法:造假者通過調節發動機電控線路的電阻,從而臨時改變發動機噴射工況,達到順利通過檢測的目的。這是一種高級造假手段,很難被發現。
 
  第九種方法:套牌檢測也是一種造假方法。造假者把不合格車輛的牌照安裝在同款合格車輛上,機動車尾氣檢測不查驗VIN碼(車輛識别碼),隻登記行駛證信息,即使面對監控攝像,不合格車輛也能蒙混過關。
 
  檢測線造假手段同樣多種多樣,當然,這需要檢測人員的“配合”。
 
  第一種方法:機動車檢測要求尾氣檢測采樣管必須插入尾氣管中40厘米,有些檢測人員沒有插到位,采樣管不能獲取真實的尾氣數據,從而讓不合格車輛蒙混過關。
 
  第二種方法:合格車輛與不合格車輛同時上線并排檢測,尾氣檢測采樣管交叉插入,不合格車輛蒙混過關。
 
  第三種方法:有些檢測人員在檢測設備上安裝遙控裝置,通過控制檢測設備的轉速,讓不合格車輛輕松通過檢測。這種裝置在網上很容易買到。
 
  第四種方法:踩油門造假術。檢測人員通過踩油門的快慢動作,設法避開尾氣排放峰值,尾氣檢測采樣管也就不能捕捉車輛排放的真實情況。不過,這種方法對于嚴重超标車輛不适用。
 
  第五種方法:刷電腦軟件法。有些檢測人員通過刷軟件改變電腦系統的參數,讓不合格車輛過關。刷電腦軟件法是部分檢測線以往常用的方法,但自從多年前有的檢測線被曝光造假後,如今這種方法較少被采用。
 
  阿輝告訴記者,上述造假術屬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的常見招數,事實上,機動車尾氣造假的方法遠不止這些,大家在“實踐”中不斷發明新方法。
 
  ■三元催化器造假猖獗
 
  在五花八門的造假術中,最讓記者感到震驚的是三元催化器的造假。三元催化器本來是行業力推的降低運營車輛尾氣排放的有益嘗試,然而卻讓投機者應用到了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上,且引發了造假産業鍊。
 
  我國機動車尾氣檢測主要檢查碳氫化合物(HC)、一氧化碳(CO)、氮氧化物(NOx)、顆粒物(PM)等的排放量。這些有害物質用機内淨化的方法難以滿足排放法規的要求,必須依靠三元催化器進行尾氣轉化。有些車主為了應付尾氣檢測,紛紛找黃牛幫忙,黃牛通常采用僞劣的三元催化器幫他們蒙混過關。
 
  為了探究僞劣三元催化器生産的真相,記者來到一家正規的三元催化器生産企業進行了解,該公司負責人把正品與僞劣品放在一起對比,讓記者明白了僞劣三元催化器的“惡劣”。
 
  正品外側采用輔墊材料,既隔熱又防止三元催化器在封套内松動。僞劣三元催化器外側則用鋼絲網包裹,有些尾氣沒有通過三元催化器過濾直接從鋼絲網的縫隙中排出管外。另外,鋼絲網在封套内很容易滑動,時間久了還容易損壞三元催化器。
 
  不僅如此,記者還了解到,三元催化器必須使用貴金屬,這些貴金屬溶解在硝酸中,與其他材料配合塗覆在載體上,但一桶貴金屬溶液價格高達38萬元,為了滿足尾氣催化轉化要求,必須達到一定的塗覆厚度,這注定了三元催化器成本較高。僞劣三元催化器生産企業為了降低成本,盡可能少塗覆貴金屬。但是,塗覆量太少顔色就較淺,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僞劣三元催化器生産企業把産品浸泡在醬油中,設法讓僞劣三元催化器的顔色與正品相似。
 
  截至2016年9月,全國機動車保有量達2.8億輛,其中汽車1.9億輛。撇開6年免檢的新車,每年需要檢測的車輛數量非常龐大。這樣龐大的市場即便隻有小部分車主想蒙混過關,僞劣三元催化器的使用數量也非常驚人。
 
  這麼多的僞劣三元催化器從哪裡來?阿輝告訴記者,約70%來自山東省甯津縣。
 
  甯津縣位于山東省西北部冀魯交界處。為了探究三元催化器造假真相,記者在圈内人阿良(化名)的陪同下前往甯津縣進行了實地調查。
 
  僞劣三元催化器的生産隐藏在各個農戶家中,在阿良的陪同下,記者看到了這些僞劣産品在小作坊的生産過程。
 
  阿良告訴記者,甯津縣大約有200多家農戶生産僞劣三元催化器,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組織生産,親戚們在外駐點銷售。
 
  記者在李姓農戶的家裡看到,院子裡堆滿了舊的三元催化器,在院子一側有一個簡易生産作坊,幾件很簡單的生産工具。李姓主人指着地上的三元催化器說,這是力帆品牌的,這是标緻品牌的,先後說了近10個品牌的三元催化器。
 
  記者注意到,僞劣三元催化器的法蘭厚度隻有1毫米,與正規産品的10毫米厚度相差很大,所有三元催化器載體偏短、偏小。
 
  随後記者一行來到李姓主人的辦公室。記者詢問一套三元催化器的價格,對方報價38元。這個報價讓記者非常吃驚,同一款産品,正規企業賣給維修企業的價格為260元,僞劣三元催化器的價格連零頭都不到。
 
  李姓主人還告訴記者,隻要記者提供産品尺寸,他們能生産任何型号的三元催化器。一個工人一天能生産十幾套三元催化器,訂貨後三天内就能夠做好,可以貨到付款,但必須現金支付。
 
  在另一戶袁姓作坊,記者注意到,房間中堆放着十幾個品牌的三元催化器生産載體,但這些載體的粉末顔色呈現黃色,與正規廠家的白色不一樣。在另一個房間,記者看到了焙烤載體的爐子,這是一個簡單的電爐。正規廠家的技術人員告訴記者,三元催化器載體焙烤需要在低溫、中溫、高溫中分别完成,溫區從低溫到高溫依次排列,焙烤爐長度達數十米。袁姓農家生産的載體則在一個電爐中完成三種溫度的工藝,這樣的載體質量令人擔憂。
 
  袁姓主人告訴記者,他們一天能生産近10爐産品。記者訂貨後不要也沒關系,他在别家能很快銷售出去。
 
  ■尾氣造假問題出在哪兒
 
  “尾氣檢測造假的問題由來已久,車主、檢測線、維修站、黃牛四個方面都有原因,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因素不能忽視,質監部門的監督也存在問題。”南京市環境保護産業協會機動車污染防治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張國棟說。
 
  有些車輛行駛了十多年,車主沒有能力或者不想購買新車,也不願意花錢維修三元催化器,他們認為隻要車能開就可以了。“這類車主知道自己的車輛不能通過檢測,會主動找黃牛。”張國棟說。另外,張國棟介紹,一般來說,車主會就近選擇站點進行年檢,目前,南京有40多條檢測線,有些站點位置比較偏,因此,前去檢測的車輛就很少,為了增加業務量,有些站點就放松檢測要求吸引車輛前往年檢。
 
  2016年,南京上線檢測車輛約為68萬輛,首檢不合格率約為7%。張國棟說:“這個比例非常低,原因不是南京的車輛環保水平高,而是黃牛提前攔截了不合格車輛,幫助他們前往造假站點年檢。”
 
  據介紹,每個在這個行業浸染多年的黃牛都有一批固定的老客戶,他們會主動提前給車主打電話幫助他們進行年檢。同時,黃牛還會通過各種渠道獲取即将面臨年檢的新車主信息。另外,黃牛之間也形成了地下市場,相互之間介紹需要年檢的車主。
 
  為了治理機動車尾氣污染,江蘇省南京市實施了I/M(檢測/維修)制度,且出台了相應的法規文件及實施細則,首批确定17家M站,如今,M站數量超過200家。張國棟說:“首批17家M站嚴格按照要求評定資質,但後來設立的M站沒有嚴格把關,有些M站并不達标,‘僧多粥少’現象出現後,有的M站暗地裡參與造假,有的黃牛挂靠在M站的名下,在外面開設維修分部。”
 
  “對黃牛處罰太輕是機動車尾氣造假屢禁不絕的重要原因。”張國棟說,“前不久被曝光的七星檢測站,黃牛年收入超過800萬元,曝光後被處罰5萬元。這根本沒有起到震懾作用。”
 
  監管不力也導緻了造假的猖獗。質監部門每年對機動車檢測線實施年檢,發現問題會提出整改要求。張國棟說:“整改的結果如何?從來沒有公開過,缺乏有效監督是部分檢測線造假的重要原因。”據張國棟介紹,南京所有檢測線均使用了8年以上,有些設備嚴重老化,僅僅更換零部件不能解決問題。
 
  ■斬斷車主造假的念頭是根本
 
  “要用價值導向的辦法杜絕機動車尾氣檢測造假行為。車主是造假價值鍊的源頭,要讓車主不敢、不想、不願去造假,後面的鍊條自然就消失了。”張國棟說。
 
  張國棟認為,尾氣檢測造假方式繁多,參與人數較多,這些中間環節各自分得一杯羹,針對他們進行整治,難度太大。以前整治過多次,始終不見根本性好轉。從源頭抓起才能斬斷後面的利益鍊。
 
  張國棟介紹了具體操作思路:加強道路機動車尾氣檢測,檢測場的設施從固定地點變為移動點,檢查人員抓到一輛不合格機動車後,責令其到M站維修,車主憑借維修合格證明再去檢測尾氣,合格後再到車管部門申請免除責任。如果在短期内再次被抓到不合格,就有理由對車主進行罰款,也有依據處罰M站。如果車主再次被抓到不合格,依然責令到M站維修,再檢測合格後免除責任。
 
  張國棟說 :“現在M站維修三元催化裝置的費用大約為500~600元,在黃牛那裡造假,車主需要花費約500元,其實便宜不了多少。車主如果去黃牛那兒造假被抓到,需要再花500元通過檢測。車主也會算賬,被抓到兩次的費用就超過了在M站維修的費用,此外,還要另外多花時間再去檢測,因此,他們的僥幸心理就會大大降低。”
 
  另外,根據現行《大氣污染防治法》,環保部門對于上路行駛車輛的超标排放行為不具有處罰權。車輛違章處罰系統中沒有排放超标車輛處罰代碼,各地公安交管部門難以處罰超标車輛。環保部一位執法人員說,必須解決上述問題,讓公安交管部門對超标上路行駛車輛實施嚴厲處罰是避免檢測造假的有效手段。
 
  環保協會機動車污染防治委員會秘書長、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資深首席專家李孟良是國内機動車排放标準制定的參與者,他力推OBD系統在機動車檢測中的應用:“美國環境保護署(EPA)已将OBD(車載診斷系統)檢查作為在用車定期檢查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并出台了相應的标準。近年來,北京市環保局正在制定針對OBD檢查的地方标準,預計2017年完成。通過實施OBD檢查,檢查人員可以縮短排放檢測的時間及提高檢測的準确性,并且可以準确地定位排放故障,有效加強在用車排放控制監管。”
 
  霧霾警報已經拉響,我們期待相關部門盡早采取措施,打好“藍天保衛戰”,讓青山綠水、藍天白雲重回我們的生活。
 
 
來源:中國環境報